印象大红袍

2011-5-12 11:46:01 来源: 编辑:张镇顺 阅读:187次 字体:  我要投稿

据说“印象大红袍”是张的得意之作,其名气之大已无需我来饶舌。今天我要说的这事刚好与此有关,故免俗而借用了这个名字当题目,话便从此说开……

  今天是“印象大红袍”公演一周年庆,这是我此次来了武夷山才得知的事。来武夷山对我而言就像回家一样,有时来武夷山甚至比回家还要频繁,但无论如何,二者还是有着极为相似之处,那就是如果太久(一二个月,或是三五个月)没来就会想,会梦……梦回这个既熟悉而陌生的地方。这种感觉很奇怪,也许不太像要见初恋的情人那么急切,倒更像老朋友般久藏心底,如久未谋面便会泛起阵阵思念之情:幽幽的,绵绵的,淡淡的……当然,我也不排除来武夷山带有某种功利因素,如来武夷山寻找艺术创作灵感。说到这里我差点没笑出声来,因为我一贯认为所谓“灵感”是无法刻意去“寻找”而能够“寻”得到的,但如果说来武夷山会使我身心愉悦,而身心愉悦定会促使创作上的“冲动”,“冲动”来了,好作品也就应运而生了……这倒是事实。嘿嘿,似乎有些矛盾。也许我们就在如此这般的矛盾中求得生存!就像“印象大红袍”,既想看又有点怕,怕看了之后会因得不到预期效果而产生悔意。其实很多东西得到了,反而感觉没味,不如让“那种感觉”久藏心底也许会更好些。来武夷山无数次了,几乎每次都会提到它,也有好几次朋友相邀去看,但都未果。

  与往常一样,与朋友一起聊天,聊茶,聊大红袍……

  “印象大红袍!”朋友显然情绪有些激动:“一周年啊!”

  是啊,说着说着都说了整整一年了,时间真是不留人啊,又一年了!

  “一周年庆,肯定更棒。”热情的朋友说着说着就从包里掏出两张门票。

  凭票入场,场内座无虚席。初步感受到“印象大红袍”的魅力:大气!人很多——观众很多,演员也很多,就连主持人也阵容庞大,一看就知道今天非同寻常。估计与所有庆典一样给力,主持人在一番发自肺腑赞美言辞之后,引出两大领导讲话,带着稿子的以及不带稿子的,都高亢异常,在感谢诸多领导的重视亲临现场之后当然也表示感谢观众如我等的热情捧场。可是我压根就没听那内容。我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但凡跟我没关系或是我不感兴趣的事很难入我的“印象”,就算偶尔不小心进入也会很快就被删除干净。助理是了解我的,便时不时的凑过来说一两个笑话以冲时间。

  说实在的,整个场面的宏大灯光效果的出彩以及整个观众舞台的三百六十度的旋转都比我想象中还要好,尤其灯光效果更是可以使人身临其境。大家知道,这是张的强项。但今天晚上比张更强的,是那些演员。“印”入我眼帘的是演员们在热烈的舞台上(其实是在冰冷的地板上)摸爬滚打,又扭又跑,又蹦又跳……他们时而低沉,时而高亢,时而快奔,时而慢摇……既要演技,更需体力。演员们,真是可敬可佩啊!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艺术。

  真正的艺术,在生活中一点一滴积累起来,融会贯通……

  “假如我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迷路了,请把我带到中国福建的武夷山。”我知道,“大红袍”这三个字老早就随着“武夷岩茶”在我的心里打下深深的烙印,这与看与没看“印象大红袍”似乎并无太大关系;我不知道,“大红袍”能名满天下,与“印象大红袍”到底有没有直接的关系。然而,看了“印象大红袍”之后,我惊奇地发现,“大红袍”并没有因此而在我的心里留下更深的“印象”,倒是那些不为人所知的演员们深深地“印”在我的内心深处,久久,久久…… (张镇顺)

来源:闽北日报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0
0
0
0
0
1
3
欠扁 支持 很棒 找骂 搞笑 软文 不解 吃惊
已有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数据,请稍等......
我要说两句